冷拔扁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拔扁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9-(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2:33 阅读: 来源:冷拔扁钢厂家

“五姐出嫁的日子将至,我们得准备份礼物才是!岳如霜转移了话题。

秋叶闻声嘟起嘴:“老皇帝也不知什么眼光,怎会看上杜玫珠那样的货色!”

岳如霜嗤笑:“老皇帝深谋远虑,这桩婚事若结成,对霁王极有利!不过,老皇帝既同意了霁王的婚事,为何不连鄞王的婚事一块给办了!”

岳如霜希望凤炜鄞与杜玫莹凑成对,她就不用担心凤炜鄞再来纠缠自己。如今看来,老皇帝还是偏袒凤玄霁的。

凤玄霁若与杜玫珠成婚,杜沛昕便会站在凤玄霁这边,凤玄霁就多了份支持。

岳如霜想了想,后笑着说:“我的这份礼物,绝对会让杜玫珠吃惊!”

眼看凤玄霁与杜玫珠婚期将至,一夜间杜玫珠突然失了踪影,杜沛昕急得满头大汗,又不敢惊动皇帝。

“你说珠儿这是怎么了,她不是一心要嫁给霁王吗,如今婚期将至,怎么就没了身影!”杜沛昕叹气。

卢氏更是坐立难安,好不容易与皇室攀上亲,说不定不日就能成为太子妃,一旦凤玄霁登基,她女儿便是皇后,怎么节骨眼上竟出了这样的事。

“老爷,再找找吧!兴许,珠儿调皮,跑哪玩两天也不一定!”

卢氏安慰杜沛昕。

杜沛昕一脸愁容:“今日早朝,圣上还在问我婚事安排的如何,我都不敢过多声张,若是大婚那日人还未找到,只能让莹儿代她嫁了!”

卢氏一听,立马脸一板,“不行!莹儿钟情于鄞王,真要这样,倒不如让你那外甥女如霜去了!”

卢氏这么说,不过是不想让二房拾了这便宜。

卢氏和江氏明着暗着,斗了十多年,好不容易卢氏有了显摆的机会,好容得下江氏。

卢氏想,岳如霜再不济也是她抚养长大的,算来也是她房中的人,只要找到珠儿,日后换回来就是。

杜沛昕倒也觉得这法子可行。翌日,偕同卢氏赶至龙泉寺,将代嫁一事与岳如霜说起。

岳如霜料知他们会来找自己,想到之前与凤玄霁约定好了的,嘴角弯弯,笑道:“若是日后圣上和霁王发现霜儿是个冒牌货,霜儿又该如何自处?”

杜沛昕将明黄的圣旨打开,指着上面的字道:“圣上只说赐婚于杜家小姐,并未指哪个,若是东窗事发,圣上那边倒也不会细究,关键是霁王!”

岳如霜其实心里早有打算,不过是想听听这对夫妇的意思。

这圣旨,岳如霜一早让人仿了一份,只是没想到杜沛昕会将真的拿过来给她瞧。

见岳如霜没有回应,杜沛昕道:“霜儿,就算爹求你了!”

卢氏素来不待见岳如霜,只是这事关系到杜府的荣耀和杜玫珠的幸福,卢氏“扑通”给岳如霜磕起头。

岳如霜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想到死去的宋氏,眸里满满是冷嘲。

下跪么,这才刚刚开始!

三姨娘的死,岳如霜怀疑是卢氏所为,能在杜府只手遮天的非卢氏莫属。

“夫人这样,岂不是在怪如霜不通情理!”

岳如霜嘴角呛着笑意,想伸手去扶卢氏,手伸至一半,又缩了回来。

她是有意在给卢氏下马威。

卢氏一张脸僵硬的紧,又不得不跪着,只因来前,杜沛昕交代过她,要向岳如霜认错,把这婚事办好。

“霜儿,你就答应了吧!为娘承认之前不该那样说你!”

卢氏不情不愿地拉下脸说。

岳如霜只她不甘心,眉目一横,撇开脸,冲杜沛昕道:“这事,就看在爹爹的面上,我答应就是!”

卢氏闻声嘻笑地爬起,却被杜沛昕狠狠瞪了眼。

因着与凤玄霁的婚期将至,岳如霜不得不搬回杜府。

凤玄霁听闻杜玫珠失踪了,不由拍腿大笑:“杜如霜好大的胆子,连绑架这种事都干得出来!本王倒是越来越瞧不懂了,非常期盼这场婚礼,若能得她相助,还怕大事不成!”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能传到凤玄霁耳中,自然也会传至凤炜鄞那里。

“该死的女人!”

凤炜鄞一掌击在案上,瞧得一旁的侍卫目瞪口呆。

他家主子虽然性子清冷,但极少这般动怒过,况且还是为了个女人。

“替本王更衣,本王要进宫面见父皇,求父皇赐婚!”

凤炜鄞冲发愣地侍卫道。

那侍卫以为自己听错了,伸手挖了挖耳洞,确定没听错后,惊得下巴大张。

“今日太阳是打哪边出来了!”

凤炜鄞闻声,瞥他一眼,“本王早已至娶妻生子年龄,如今想通了,要娶个王妃,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他一边说,一边动手扣着玉带,随后大步出屋,纵身上了马。

“儿臣恳请父皇为儿臣赐婚!”凤炜鄞双膝着地跪在老皇帝座前。

老皇帝正在翻阅奏折,听闻凤炜鄞要求赐婚,饶有兴趣地搁下手里的奏折,道:“难得你想的明白!不知是哪家姑娘如此幸运,能让鄞儿动心!”

凤炜鄞嘴角呛着抹笑意,大约是想到与岳如霜的初次相逢,至今仍让他历历在目:“是太尉大人的小女,杜如霜!”

老皇帝若有所思,“朕好似刚替霁儿和杜家小姐赐婚,莫非你也中意那杜家小姐!”

凤炜鄞知道老皇帝误会了自己,这也是岳如霜一早打好的算盘,此回他非说清楚不可:“回父皇,杜大人共有三女,儿臣此回求的是杜大人的幺女杜如霜!”

这番一解释,老皇帝含笑颔首,随口就准了他。

凤炜鄞从皇宫出来,心情大好。

这一路上,他都在思量,若是岳如霜得知已被赐婚给自己,不知她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想来,有点意思!不知她见到自己会是一副怎样的吃惊!

经过太尉府时,他干脆将马将给侍卫,翻墙入了太尉府。

那侍卫瞧着他猴急样,直摇头:“王爷当真改了性!那女人也真是个祸害精,轻而易举地毁了王爷的一世英明!”

岳如霜正在屋内泡澡,想到一切都在按她的计划进行,心情大好。

秋叶立在屋外,只因岳如霜泡澡时不喜人打扰。

---- 作者寄语: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

新闻太原聚乙烯塑钢缠绕管安装知识

合肥幕墙20mm铝单板厂家供应

江苏小型沙土装袋机价格

经验石家庄CPVC电力管如何运输与保存

三门峡电力工程SBB玻璃钢管按标准生产

旧电池板价格多少钱锦浪逆变器价格多少钱

台州市玉环县自来水管查漏价格合理

水性环氧沥青防水涂料、包运输水性环氧沥青防水涂料、包送货

人造板类试验机质量可靠厂家供货

深圳市坪山区专业代做投标书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