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拔扁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拔扁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致青春那个我爱着最后没在一起的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2:22 阅读: 来源:冷拔扁钢厂家

核心提示:我喜欢的你,听说已经结婚了,生了个男娃。知道这些消息时我只有淡淡地失落,并无怨怼。我们曾经是一个圈子的,那时候朋友也多,大家面对这个社会时都一样的稚嫩。    你说,“告诉我你家在哪?”    我嬉皮... 我喜欢的你,听说已经结婚了,生了个男娃。知道这些消息时我只有淡淡地失落,并无怨怼。我们曾经是一个圈子的,那时候朋友也多,大家面对这个社会时都一样的稚嫩。

你说,“告诉我你家在哪?”

我嬉皮笑脸地答,“你要干嘛?”

你同样嬉皮笑脸,“我要提亲啊!”我身子抖的像筛子一样,只笑不语。

你是给过我机会的,各种明示暗示,也终于让迟钝的我明白,你是喜欢我的,其实只要我勇敢一点,向着你往前走一步去回应这份喜欢,现在也许就不是这种样子了。

或许,狐朋狗友们包括你,见惯了我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各种无所谓的样子,却没有人知道爱情是我的硬伤,它亘在那里,不上不下,像个魔障一样很容易就能击中我的软肋,我除不去,只能选择一种能让自己好受些的方式去伪装。所以,当你给我选择的时候,我只能无所谓地说,“我是配不上你的人!”这并不是矫情也不是拒绝的借口,这是实话。

我出身不好,是从土沟沟里爬出的农村娃,那种很苦很苦的地方,一步一步终于到这座浮华的城。我爸爸的年龄都赶上我们同龄人爷爷的年龄了,我妈妈是个残疾人,我还有个弟弟,在我要上大学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失去了经济来源,我弟弟也因此而被迫辍学,我大学是靠打工和助学贷款完成的。我记得在家里当我弟弟抢着帮我干活时,并哭着跟我说,“姐,我想念书,你去跟爸说说”。我准备很多说辞并自信满满去求我爸时,我爸露出的那种深深地无奈,让我明白痛苦的人并不只是我和弟弟,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任何言语在贫穷面前都失去了力量。弟弟,是我心中的疤,我总感觉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会有另外一种人生,而这些是我这辈子都还不清的,也终将跟随我一生。

我的家人是我这辈子的责任,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胜过我自己,这种责任是任何东西都要为其让路的,包括爱情。这些事情甚少对人说起,连身边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它一直是我心底的秘密,并不是因为我感觉耻辱,而是我受不起怜悯。

在遇到你之前,我也遇到过很多其他的男人,什么样的都有,有钱的没钱的,帅的不帅的,好的孬的。在慢慢的熟识中,他们大都能接受我,却无法接受我的家庭,或者确切地说无法接受我对我家人的付出,不愿意同我一起承担。这些我都理解,因为我也是在这现实生活中浮沉,我太明白,都是凡人,自保已是不易,难救他人。

这些事情你从不知晓,也没必要知晓,也希望你一辈子都别知晓。

当初我拒绝你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有多少难过,但是我想我比你伤心,尽管那时我依然能和你向往常一样嘻嘻哈哈,聊天打屁。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圈子,后来,你也离开了那个圈子,再后来听说你结婚了,娃都有了,那个她是我们都认识的人,以前的朋友们都说那个她有那么多地方像我,但我想我和她是不像的,她比我有福气多了。会有很多人骂我活该吧,缺乏勇气,是的,我承认,在爱情面前我一直做逃兵。我很自卑,因为我深知我能给予的东西太少了。我们这个年纪谈“爱情”是昂贵的,动不动就房啊车啊,婚姻也变成速食,谈恋爱不再是为了耍流氓,而是希望领着红本本,带上娃一起奔着宅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去了。这世界如此现实和物质,太多的人依托爱情和婚姻寻找着的是靠岸的感觉,可有多少人愿意拉着我的手陪我一起还在这苦海中挣扎呢?

在听说你和她已经有娃了时候,我很沉默,也不愿意去和你联系,三五好友小聚谈起你时,我甚少插话,我想我和你之间的事,只是我一个人的悲伤,像不小心划了的一道口子,流过血了,疼了,慢慢地也就结痂了,这种感觉不至于让我瘫痪,只是因为自己心动了,疼了那么一下下,没什么了不起。现在的我很坦然,也许你早已经不再喜欢我,而剩下的那些我对你的各种说不清的情感,就让它随时光一点点流逝吧。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金昌工服订做

松原西服订做

陇南制作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