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拔扁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拔扁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富平贩婴医生的骗局秘诀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0:46:39 阅读: 来源:冷拔扁钢厂家

陕西富平贩婴医生的骗局“秘诀”

从2006年至今,妇产科医生张素霞依靠拙劣的骗局将至少6名刚出生的婴儿从他们的父母身边卖掉。理由都是这些孩子有“先天疾病”。

由于担心无力承担治疗费用,父母同意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拙劣的骗局却反复得手,“患病”的或是没有安全感的成年人和薄弱的社会保障。

如果这些被卖掉的婴儿真有先天性疾病的话,55岁的妇产科医生张素霞也许将一直享有她的乡党们的感激。

比如56岁的杨焕敏。5月份儿媳生产的一对“生病”的双胞胎被张素霞抱走后,杨焕敏还特意进城给张素霞带了一口袋馍和50斤面。

从2006年至今,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张素霞先后五次(已由富平警方立案)说服年轻的父母,放弃他们刚出生的、“身患先天疾病”的婴儿。而她都成功了。

事情败露于2013年7月下旬。7月16日,张素霞告诉东城村的来国峰、董珊珊夫妇,他们刚出生的婴儿患有“梅毒、乙肝,并且有尿道畸形”,建议“放弃孩子”。来氏夫妇答应。张再次成功。她转身将婴儿贩卖。一个星期后,东窗事发。由是,一系列妇产科医生参与贩卖婴儿的案子曝光。

截至8月14日,富平当地派出所已接到类似的报案55起,其中立案5起。

8月5日至10日,来国峰的儿子、祁昆峰的双胞胎女儿,相继被警方解救并送回。就初步的检查,三个孩子尚未发现有先天疾病。

为了迎接丢失73天的双胞胎孩子,祁家人在街头放了串鞭炮,又买来红烛和喜糖。家族里还给孩子取好了名字。没有人提起两个多月前她们的父亲曾签字,同意把她们交给张素霞处理,仅因为张素霞声称两人有先天疾病。

如今,不管是来家还是祁家,都更愿意谈起当初被“张素霞欺骗”。他们说这是他们当初选择“弃子”的原因。但当记者追问是否愿意养一个残疾的孩子时,两位父亲都选择了沉默。

形同虚设的医院管理

“张素霞和我们一个村子的,和我是小学同学。”来天祥是来国峰的父亲,儿媳妇的第一胎也是拜托张素霞接生的,没出任何差错。

当大儿媳董珊珊迎来第二胎时,来家自然想到了张素霞。7月15日下午,董珊珊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入院,主管医生叫张爱丽。而在这之前来家就已经和张素霞约好,董珊珊临产时由她来接生。

自从怀孕后,董珊珊就在该院建档检查,前后共五次。最早是1月13日,最后一次产前检查是7月10日,检查结果均为“未见异常”,但在7月16日,异常出现了。

这天下午6时,产科值班医生董巧丽告知来家,入院当天的董珊珊的血检结果为梅毒弱阳性,乙肝表面抗体和核心抗体阳性。同时,董表示是否梅毒需要进一步确诊,建议来家转去县医院。此时董珊珊已经出现临产症状,来天祥怕儿媳在转院途中生产,决定不转院,并且叫来了张素霞。

事后富平县卫生局的调查显示,从这一刻起,该院所有的规章流程在张素霞面前都形同虚设了。按照该院制度,当天一线医师为张爱丽、二线医师为董巧丽,两人均当班,作为产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的张素霞当天并不当班。但张素霞来了,全面接手了董珊珊的接生,当天的三名助产士司欣、王星星和张玲,均未质疑。

晚7时20分董珊珊进入产房,晚8时50分顺产下一名男婴。

来天祥回忆,张素霞进入产房后出来过三次。第一次是告知孩子有梅毒和乙肝,不能留;第二次是告知产妇难产,问是保大人还是小孩;第三次是分娩结束后,说孩子尿道畸形,可能“不男不女”。

“男不男,女不女,要下干啥?”张素霞的这句话比梅毒和乙肝更有杀伤力,最终使得来国峰写下了“要求放弃婴儿”6个字。

此时来家并不知道,“尿道畸形”是张素霞一手炮制出来的。产房内,张素霞以产妇有传染病为由,独自擦洗包裹了婴儿,三位助产士并没有机会观察到婴儿是否尿道畸形。

7月17日早上7点,张素霞拿着董珊珊的病历走进产房,说自己发现新生儿的尿道下裂,要求助产士张玲修改病历,张玲以自己忙着接生为由拒绝。张素霞转而指示助产士王星星修改了《分娩记录》和《婴儿记录》,添加了“新生儿畸形”、“尿道下裂”的内容,将“畸形种类”项的“无”改为“有”,王星星知道记录不能随便更改,但还是照作了。

事后调查,主管医生张爱丽根据《婴儿记录》抄写了病历,但对明显的改动处,未提出质疑。当班病区护士刘利利接收董珊珊回病房后,发现未见新生儿,后又看见张素霞从病历中拿走了《分娩记录》和《婴儿记录》,张告知婴儿有畸形要抱走,所有一切不用护士管。刘利利在《产科记录》中记录了这一情况,但也未提出质疑。

首页123末页

埋了还是卖了?

在农村,家人患有梅毒是一桩要命的丑闻,来国峰和董珊珊一度为此失和。7月18日,夫妻二人一起到富平县医院做了复检。检查结果显示,董珊珊“梅毒螺旋体抗体”一项为“有反应性”,但梅毒血清试验为“阴性”。县医院对来国峰解释,抗体检测有反应性并不能确诊为梅毒,多有孕妇因内分泌原因使这一项检测呈现反应性。

怀疑的种子就此萌发。来家认为既然父母没有梅毒,那么孩子也不可能有梅毒。“她为什么要骗我们呢,我们想是不是她把孩子拿去卖了。”来国峰找到张素霞提出看孩子,张素霞说孩子已经埋了,来国峰进一步问埋到哪儿去了,张素霞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7月19日,来家到妇幼保健院要求见孩子,同时向富平县城关派出所报警,指张素霞拐卖婴儿。然而警方仅向来家作了笔录,并未立即行动,这让心急如焚的来家很不满。7月24日,来国峰甚至站上医院楼顶,以跳楼的方式向医院讨要说法。

在风口浪尖之时,张素霞也想要与来家和解。在老家薛镇东城村,张素霞还有两个弟弟叫张结实和张老实,在村中人缘一向不错。7月20日晚,张家兄弟俩找到了同村的祁五寿和来加宏,约来天祥谈孩子的事。

“结实说来家因为孩子没了找医院闹事,让我们去劝劝。”来加宏说,他们先去了张素霞家了解情况,张素霞说孩子有畸形,是来家自己要放弃的。

等到了来天祥这边,祁五寿仍对张素霞毫不怀疑。“你的娃坏了嘛,现在一个娃要卖两万,哪有人会出两万买一个坏了的娃?”祁五寿的这番话被来家认为是想以两万元私了,但祁五寿只是想劝来家接受婴儿的确是畸形。祁五寿还举了自己家的例子:侄子祁昆峰的一对双胞胎也是张素霞说有问题的,“这种事总会有”。

那时的祁昆峰万万想不到,被他引为例子的一对侄孙女,正是被张素霞用同样的手法贩卖了。“想想真是傻得要命,我都被骗了还去劝人。”8月10日,祁昆峰的一对双胞胎被寻回,高兴之余忆及此事,祁五寿懊恼不已,但倒退回当晚,他说自己还是想不到张素霞真会拐卖婴儿。“都是同村的,她还是个医生啊!”

蒙在鼓里的也包括张素霞的弟弟。祁五寿后来问张结实,张结实苦笑着说自己也不敢相信。村民说,因为姐姐的事,张结实感觉在村里抬不起头,已经很多天看不到他了。

张素霞其人

东窗事发后,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乡,所有人对张素霞都是一句“万万没有想到”。在故友与同事眼中,另一个统一的印象是,她一直很优秀。

“她从小成绩就好,是我们的班长。”来天祥说,自己读完初中就不念了,但张素霞读了高中,并分在医护专业,后考上了中技(现在的中专),毕业后分到了富平县流曲镇医院。

在妇幼保健院,同事们普遍感觉她为人不错。“下班的时候,我们身体哪里疼了,她还会帮你捏一捏。”护士李响说。

“她那个水平,在医院里绝对是第一的。”郭容是医院的麻醉师,曾多次和张素霞合作手术,“她手比较熟,手术时间也短”。

与医术相比,张素霞的医德并不相称。2009年一天晚上,有产妇大出血,医院立即电话叫张素霞回医院,但张素霞说自己在乡下,并随后关机。第二天,医院撤销了她的产科主任职务,并且停职半年。此外,多有产妇反映,张素霞在自己家中开设了黑诊所,私自给产妇接生。

尽管有劣迹,但说到贩卖婴儿,同事们还是觉得难以理解。张素霞的丈夫曾任富平县档案局局长,独子在陕西省第一监狱工作,已结婚三年。在富平县,这样的家庭条件意味着他们并不缺钱,甚至可以说是比较有钱。张素霞在老家的弟弟妹妹有困难时,都是靠她接济。

然而事实无可辩驳,张素霞深度参与了贩婴网络,是婴儿的提供者。被警方控制后,张素霞迅速交待将来家婴儿卖到了山西,价格是2.16万元。她的下线是山西籍女嫌犯潘某,后者曾因贩卖儿童被判刑5年。在山西,河南滑县嫌疑人王某和黄某以5万元价格买下了婴儿,并带至河南安阳市内黄县梁庄镇小后河村,以6万元买与了村民朱某。

祁昆峰家的双胞胎被张素霞以3万元卖到了山西运城,其中一名婴儿被贩卖至山东菏泽市巨野县大谢集镇。

“买这个孩子花了4万6.”买主任怡告诉记者,她和丈夫长年不育,在农村的姐夫替她打听到黄海村有个老太太黄王氏“有路子”。6月23日,他们驱车到山西运城买下了孩子。

首页123末页

他们签字放弃子女

张素霞为什么会去贩卖婴儿,由于案件在侦,确切的原因尚不清楚。但在妇产科医生和婴儿家长之间,并不只是简单的诱骗关系。

在郭容看来,张素霞会走上贩卖婴儿的道路,和其在职业经历上的所见所闻不无关系。“很多人把娃生下来后就不想要了。”郭容说,早些年未婚先孕的现象比较多,加上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很多人不愿意要女娃。薛镇的老人们也回忆,刚计划生育的时候,玉米地常有被抛弃的女婴。

8月8日,正满心欢喜等待双胞胎孙女归来的祁永寿,就被村民问道:“听张素霞说,是你们因为是女娃才不要的嘛。”这让祁永寿很生气,说:“谁说的?我家男娃多,正想要女娃。”

然而,无法否认的是,祁昆峰确实签字同意了放弃婴儿。对这些家庭而言,生养一个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不只是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而且要面临传统乡土特有的歧视。记者采访了6户与张素霞有关联的报案家庭,张素霞无一例外鼓动家长签字同意放弃婴儿,最后她也都做到了。

这其中起作用的,即有基于熟人社会的盲从,也有病人对于医生的信任。但更重要的是,张素霞熟稔他们的忧虑、恐惧。

王寮镇兴户村的党李鑫和薛镇前坡村的赵进良,分别在2007年3月和2011年10月在妇幼保健院放弃了刚出生的男婴。张素霞告诉他们,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治疗非常花钱,而且最后还是救不活。

党李鑫家里并没有多少钱去给娃治病,赵进良的经济状况也不好,也都担心最后孩子还是养不活,最终同意将孩子交给张素霞处理。

薛镇韩村罗瑞荣王巧丽夫妇,2006年9月时婴儿早产,仅重3斤,张素霞说孩子治好也是残疾。同样的话也说给了沟龙村的董根劳,董妻在2006年11月产下一子,张素霞诊断为生殖器畸形。

“在农村,谁家有个残疾人很受歧视。”董根劳也曾想过不理会歧视,自己的孩子自己疼就好。但张素霞接着说:“你别光考虑你自己,想想孩子。”

而相对于生死未明的被张素霞拐卖的其他孩子,辗转回家的祁家小姐妹是幸运的。她们将很快长大,并进入这个她们尚读不懂的成人世界。8月10日,记者问怀抱着女儿的祁昆峰,将来会如何对女儿讲述这段经历。

祁昆峰沉默良久说道:“我不会告诉她,也不想告诉她。”

首页123末页

郑州熔封机

山西鱼机逆变器

黑龙江地带

天津铲车改装清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