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拔扁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拔扁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副县长被举报公费出国游花10万封口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7:38:53 阅读: 来源:冷拔扁钢厂家

陕西副县长被举报公费出国游 花10万封口

原标题:陕西副县长被举报公费出国游 开发商花10万封口

10月30日,陕西省安康市纪委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对于被实名举报的宁陕县副县长叶庆春等人公费出国旅游事件,安康市纪委已经正式立案,目前正在调查中,尚未形成调查结论。

今年50岁的叶庆春,是土生土长的宁陕人,曾做过6年厂长和4年工业局局长,后担任宁陕县发改局局长、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转任副县长后,主管城乡建设、水利、扶贫等领域的工作。

叶庆春的出国机会,源于一项中学生的国际比赛。2013年青少年机器人世界杯大赛在荷兰布朗邦省埃因霍温市举行,机器人项目正是宁陕中学科技创新活动的优势项目之一。公开资料显示,今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2013青少年机器人世界杯中国选拔赛”上,宁陕中学高二学生陈秋江、赖煊在机器人世界杯中国赛区夺冠,从而获得参加荷兰世界杯的比赛资格。

作为一个地处莽莽秦岭山区、人口仅7.4万的经济穷县,组队去荷兰比赛,既是参赛学生的大事,也成了当地官员的“大事”。

据此事件的实名举报人、宁陕县人民医院主治大夫柯尊年介绍,这次出国的人中,不仅有参赛学生及代表队教练廖泽松,还有带队领导叶庆春、宁陕县教育局局长石功赋、宁陕中学党委书记王健,他们3人是被公派的。“但除此之外,还有跟比赛毫无关联的人,比如叶庆春的妻子刘小兰,王健的妻子杜向红。更令人奇怪的是,还有宁陕县的包工头李智疆和徐地宏等人全程陪同”。

柯尊年所获得的航班信息显示,叶庆春、石功赋一行于2013年6月23日11时28分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境,目的地为意大利;而参赛的师生则于6月24日前往荷兰。两支队伍回程信息也不一致,7月6日,获得第5名佳绩的参赛师生返回北京,而叶庆春、石功赋一行则于7月7日5时54分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入境。

7月7日,两支队伍的人马一起出现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柯尊年提供的视频和图片信息显示,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航站楼的出站口不远处,前来接机的人员给凯旋的学生奉上了鲜花。叶庆春、石功赋、王健面带笑容,与参赛学生一起合影。

“很明显,这次是叶副县长一行先走,然后参赛师生才走,机器人大赛6月30日就闭幕了,但叶副县长他们却一直在欧洲游玩,直到7月7日才回的北京。”柯尊年说,从2012年年底中央发布“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后,公款出国旅游就被严厉禁止,“但从我查询到的情况看,他们利用这次机会游历了欧洲多个国家,明显是在顶风违纪。”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宁陕调查期间,宁陕县教育局局长石功赋把记者挡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他说:“我不能接受采访,纪委已经调查过了,你们跟宣传部联系,现在纪委在处理中。”

此前,他向前来采访的陕西当地媒体记者证实,自己的确是6月23日同副县长叶庆春还有几名包工头去的意大利。不过,中间也曾“去过荷兰”。他说,在学生参加比赛前后一周多时间里,叶庆春还带领非参赛人员及家属去了德国、法国、瑞士等多个欧洲国家。石功赋说,叶庆春、王健和他是公派。此次参赛所花费的20多万元,全部由宁陕中学提供。

宁陕中学党委书记王健证实了石功赋的说法,称他们几个“基本算公派”,去的国家包括意大利、法国、瑞士、德国等。但他说,回来1个多月后,自己把这次出国所花费的4万多元补回去了。

在宁陕,普通公务员一个月的收入才3000元左右,4万元相当于其一年的收入。宁陕是国家级贫困县,根据当地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宁陕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51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5830元。

叶庆春的妻子刘小兰是宁陕县扶贫局工作人员,在她的办公室里,她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六七月她确实出过国。

记者问:“你们去了哪些地方?”

刘小兰答:“我现在忘了。”

“首先去了意大利吗?”

“我都50岁了,去过哪些地方我都忘了。外国的这些名字我也记不清楚。”

“你们自己掏的钱吗”

“就是教育局垫了他(叶庆春)那一块,回来我们把他的钱也给补上了。”

“你交了多少钱?”

“我交了4万多,自费的。”

“叶县长呢?”

“他也交了4万多。”

记者问,里面有没有包工头?刘小兰没有否认,她说,这些人也是早就认识的,“人家也是随团自己掏钱去的”。

说到避嫌的问题,她说,当时没有考虑这么多,“我们这个城市,谁都认识,他说他跟你一路去,你不让他去?人家自己掏钱呢。”她坚决否认行程中包工头为他们埋单,“要他们花什么钱?团费自己一交,也不用花什么钱。”

李智疆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徐地宏则在电话中承认,自己确实是做工程的。跟刘小兰的说法不一样的是,徐地宏说,自己一直想去欧洲,这一次,没有刻意要和叶庆春副县长一起出游,只是恰好碰上了。

副县长一行这一次出国,引发了柯尊年的强烈质疑。“叶庆春分管城乡建设,却由包工头全程陪同在欧洲旅游,这里面有没有利益输送很难说,至少,接受吃请可能很难避免。现在中央这样强调勤俭节约,打击公款消费中的违纪违规违法现象,他们却视若无睹,我认为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公款出国旅游事件。”

王健和刘小兰等都证实,陕西省纪委和安康市纪委都曾前来宁陕调查,挨个找他们问过话。刘小兰说,纪委工作人员还把原始票据都拿过去了。

记者多次拨打叶庆春的手机,总是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他的办公室房门紧闭,久敲不应。工作人员说,他下乡了,还没回来。刘小兰拒绝了记者联系叶庆春采访的请求。

宁陕县纪委书记邝贤君说,宁陕县纪委也配合参与了上级纪检部门的调查工作,但因为有纪律,他没法透露相关情况,“调查结论还没有出来”。

“这个事件从7月开始被我举报,到现在还没有结论,上级部门也没有给我这个实名举报人一个交代,我已经很累了。”柯尊年说,虽然他还举报了有关叶庆春的其他事项,但借公干出国旅游这件事情如此典型,社会影响也很坏,公民都能了解得如此清楚,纪检部门查清楚这个事情并不难,理应从速处理,“我不明白,上级部门怎么还没有个调查结果呢?”

本报陕西宁陕10月31日电

开发商提供10万元封口费公关媒体

柯尊年觉得,这可能是自己漫长举报生涯的“最后一次举报”了。

今年6月,宁陕县人民医院外科大夫、民间反腐人士柯尊年得知一条副县长公款出游的线索,简单核实之后他发现,该县副县长叶庆春、县教育局局长石功赋、宁陕中学党委书记王健涉嫌借学生出国参赛之际公款出游,同行的,还有与叶庆春可能存在利益关联的私企老板。柯尊年将这条线索转给了媒体。

出乎意料的是,报道没能刊出,当地的开发商却找到了他,要给他10万元活动经费让他去“摆平”媒体,并称花多少钱不是问题。一贯担心举报被人冠之以“敲诈”名义的柯尊年,选择了在“收钱”之前就进行实名举报。

偷拍副县长公款出国旅游证据

柯尊年称,自己是在一次闲聊中听人说起,叶庆春要借带宁陕中学学生出国参赛之际公款出国旅游一番。于是决定核实一下后悄悄给媒体爆料。

柯尊年先找到旅行社,谎称要去接机,拿到了叶庆春一行从北京回到陕西的航班号,得知他们应乘7月7日上午的飞机到达陕西咸阳T3航站楼。

随后,他联系了在一家媒体见习的朋友王宇(化名),说想在自己的网站上发一条学生载誉归来的稿子,拜托对方帮忙拍照录像——柯尊年是一家做宁陕本地信息网站的顾问,网站偶尔会发布一些本地消息。

为了万无一失,柯尊年告诉对方拍照的同时最好也录像,“我跟他说领导可能会觉得这个事情比较敏感,所以录像以防万一。”

在上网看了几眼叶庆春的照片之后,7月7日9时许,王宇来到咸阳机场,当天航班10时许才到。与王宇一同前往的人士录下了现场视频。

视频显示,除去叶庆春以及相关的教育局局长石功赋、宁陕中学党委书记王健之外,当天乘坐飞机一同返回的还有宁陕当地做工程的商人徐地宏夫妇和李智疆。此外,叶庆春的妻子、宁陕县扶贫局会计刘小兰,王健的妻子、县烟草局职工杜向红也在其中。

柯尊年提供的录像显示,叶庆春一行人下飞机后并未立刻离开,而是与3名参赛学生一同在机场合影留念,拍摄者是前去接机的宁陕中学校长赖志邦。

其间,王宇也在用单反相机拍照,但被一同返回的教师发现,随即被周围的人围住,王宇与对方沟通了约5分多钟。

记者联系了王宇,对方表示视频确实系他们所拍,内容属实,但不方便接受采访。

徐地宏和李智疆都是宁陕本地商人。资料显示,徐地宏曾承接宁陕县城市污水处理厂与垃圾处理建设,李智疆曾经承接宁陕县城关镇老城自来水厂,而叶庆春在宁陕县则恰恰主管城乡建设、水利、扶贫等领域的工作。

记者根据举报内容写成的稿件发到了县里

最开始,柯尊年是希望通过媒体的曝光来监督此事。

“在西安住了好几天,就是找媒体。”经由朋友介绍他找到了某中央媒体,“我向他们口头反映了这个事情,当时他们的主任很重视,表示一定会派记者去采访。”

但之后却是漫长的等待。柯尊年回忆,一个多月里,没有记者再联系过他。

最终,等待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结束了——8月19日,某中央媒体的人联系了他,表示稿子已经做好,发到县里去了。柯尊年没明白为什么稿子会发到县里,“我觉得自己被卖了”。

这篇稿子最终并未见报或者见诸网络。更奇怪的是,第二天,很多朋友都打电话给柯尊年,说罗尔平在找他,而柯尊年家附近,也有人在到处打听他的去处。

罗尔平是柯尊年第一任妻子的妹夫,在县里做旧城改造工程。虽然两家有亲戚关系,但此前多年并无联系。当晚,柯尊年手机关机,躲到朋友家看电视看到深夜才回家。第二天早上,柯尊年醒来打开自己的手机,七八条未接来电的提醒信息就涌了进来。

这是8月21日上午,柯尊年说每隔半个小时罗尔平就要给自己打一次电话。在电话里,罗尔平表示,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要见自己。柯尊年觉得自己是不是“暴露了”,对方要给自己送钱?柯尊年一向对举报后别人送礼非常警觉。

柯尊年最终决定去见罗尔平,对于这个决定,柯尊年解释说是因为“罗尔平这个人特别能缠人”。从此时开始,柯尊年就将与罗尔平的所有通话进行了录音保存。

柯尊年特别害怕跟钱产生关系,为了保证自己的清白,他决定找县检察院的检察长举报此事,“我怕万一他给了钱,我说不清楚,所以我就去找检察长说我要举报”。

当时,柯尊年并未下定实名举报的决心,他没有向检察长孙启斌说出自己要举报谁,“我就说自己打算举报一个副县长,现在有个开发商不断找我,可能要给我钱怎么样,我最怕的就是钱。”

孙启斌向记者确认了此事,他回忆说,当时柯尊年来主要是三个目的,一是要求举报,一是要求司法保护,此外,“柯尊年还说他来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害怕别人给他钱陷害他”。 12下一页

成都立轴式行星搅拌机

昆明摩托车厂家直销批发价

江西遇水变透明油墨

郑州丝印机价格